北岳海威 联系我们
首页 / WS社区 / 高科技种子在深圳找到沃土
高科技种子在深圳找到沃土
2017-05-25

  邹海清之所以选择南下深圳,源于1991年底他来深圳做研究生毕业论文的调研之行。在深圳两个多月的考察过程中,邹海清明显感受到:这里不嘲笑失败,而是怕你不创新。”深圳特区报记者 叶志卫

 

 

 

       1992年,37岁的邹海清从华中理工大学(现名华中科技大学)中国加拿大联合培养工商管理硕士班毕业。毕业后,他选择了来深圳创业,成了“孔雀东南飞”群体中的一员。随后,太太付长云及儿子也相继来深。他在深圳创办了自己的高新技术企业,现在仍在为事业奋斗,并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南下寻找高新技术创新的沃土

   邹海清现在是深圳市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坐在位于南山区同乐建工村的公司办公室里,邹海清说,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来深圳,或许我在武汉会走上一条顺利的仕途,但是,那并不是我想要的。当初选择来深圳,是希望能把自己的专利技术变成产品造福社会。

   邹海清祖籍湖北大冶金牛镇,1972年高中毕业下放农村,1975年被招进武钢当工人,1978年参加全国高考进入武汉纺织工学院学习染化专业,1982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武汉市第三印染厂。

   1988年,他研制出世界领先水平的抗菌卫生整理剂WS-8810,该项目同时荣获1989年武汉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及原中国纺织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(注:最高奖,当年未设一等奖)。1988年9月,邹海清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加拿大联合举办的MBA硕士班。他想系统学习和研究西方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理论和经验。

   在读研究生末期,他被武汉市政府挑选出来,参加由武汉市各委、局、办主要领导为组员的《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科技工业园发展研究》重大软科学课题组,参与调研并执笔撰写主要章节和全文统稿,为武汉市的光谷建设完成了前期论证。等到他毕业时候,武汉市相关部门许诺,你不用去找工作了,就先到开发区负责组建武汉市的高科技风险投资公司吧,并且还告诉他,获得武汉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的主要专家,市政府都会奖励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。

   但是,邹海清没有留在武汉,他希望找到一个更适合高新技术发展的环境,将自己的高科技成果早日产业化。他毅然选择了南下深圳,因为他觉得深圳是高新技术创新的沃土。

   希望在深圳把技术变成产品

   邹海清之所以选择南下深圳,源于1991年底他来深圳做研究生毕业论文的调研之行。

   “我的毕业论文是高新技术产业化项目的评价方法研究,这是当时国内很新的课题。因为深圳在这方面的起步最早,我专程来深圳考察。当时,深圳的科技园已在国内率先起步,科技园内虽然只有简单的几条水泥路,到处是正在推土的小山包,但是已经有几十家高新技术企业进驻。在罗湖、蛇口、南油也已有相当数量的高新技术企业。对比当时的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等地的高新技术开发区,深圳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发展速度最快,国内外的精英更愿意选择来深圳创业。在深圳两个多月的考察过程中,邹海清明显感受到的是深圳的创新包容精神,有些搞科技的企业成功了,但也有的失败了,当时,深圳和内地完全不同的是,这里不嘲笑失败,而是怕你不创新。我访问了一大批怀揣高科技成果的创业者,真有一股干劲,失败了爬起来继续干,直到取得成功。搞科技创新就需要这样的文化氛围。

   1992年,深圳市南山区政府通过国内各大报刊在全国范围招聘厂长和经理,筹建高新技术企业,邹海清凭着自己过硬的实力被选上。我来的时候,父母都不答应,因为我当时在武汉已经发展得很好,放弃了就太可惜了。妻子付长云在武钢工作,当时在武汉可是最好的工作单位。我心里则想,我不能让我的科研成果,最后变成抽屉里的一堆废纸,一定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,让它变成产品。这是我当初选择深圳最简单的理由。邹海清说。他的行动得到了妻子的大力支持,1993年底,付长云也调来了深圳。

   付长云说,这些招聘过来的厂长和经理,大部分原来在内地都是副处级以上的干部,来之前都有比较好的待遇和条件,但是刚来深圳时,都是住在南山的农民房里,几个人挤一套小房子,房间不到十平方米。邹海清笑着说:早期在深圳有一句戏言,住过工棚的人才算是深圳人。我们来了就有小房间住已经不错了。

  艰辛创业喜得政府雪中送炭

   1994年7月17日,邹海清的抗菌卫生整理剂的国家发明专利获得批准。也是在这一年,邹海清遇到了投资人葛长忠,在听了该项目的可行性分析后,这位爽直的东北汉子抛下一句话:我要投资这个项目。于是,深圳市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在深圳这片热土诞生了。

   邹海清告诉记者,像他搞的这样的项目,在国外可能是要投入几千万,甚至上亿美元才可能成功的,而他们只能用300万元的注册资本起步,边研究,边生产,边销售,以时间换空间,逐步滚动发展。

   最初创业是在南山一套80多平方米的居民楼内。他虽然当上了总经理,但每天靠盒饭充饥,头发数月不剪,产品出来了没钱做广告,他就带着手下到一家一家用户去跑,求人家用自己的产品与国外产品做对比实验。

   度过一段艰难的日子后,邹海清的WS-8810专利产品逐渐获得社会的认可,1998年被国家科委列为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;2000年被国家五部委联合授予国家级重点新产品证书。2001年起,通过解放军各军兵种的严格对比试验。随后,国内外的著名厂商也纷纷慕名前来……

   2006年8月1日,新中国成立以来抗菌纺织品领域的首个产品标准正式全面推广实施,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是唯一参与起草制定的企业,邹海清则担任了第一起草人主持制定。他也成为了我国抗菌产品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

   邹海清还告诉记者,在创业途中,他得到了深圳市及南山区政府各部门的政策和科研资金的大力扶持,他说,虽然资金不多,但却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目前,他们公司在全国已经有了多个联营公司,逐步壮大。

   如今,邹海清25岁的儿子正在加拿大学习生物化学,他的想法是等儿子完成学业后回国,继续在中国发展。

    家庭往事

   来深圳,舒服日子没了

   前些时候,中央电视台播放电视连续剧《命运》,付长云和邹海清每天晚上都会看。也许现在的年轻人不能深入理解,但是对我们来说,感受很深。特别是看到深圳最早的创业者的故事,我会流泪。付长云深有感触地说。

   付长云记得自己是1993年底调入深圳的,当时的深圳,在武汉被传成是一块满地黄金的土地,我原来在武钢的同事都说,你老公去深圳肯定赚了不少钱。其实,当时他的收入并不高,我都不太好意思讲。她在武汉的工资倒是挺高的,有600多块,在很多人看来,放弃这样一份工作来深圳,有些不可理解。

   “我来的时候,婆婆哭了,妈妈也哭了。一是舍不得我离开武汉,另外她们一直不能理解我们为啥要来深圳。要知道,武钢是那么好的大型国营企业,出来了再进去就非常难了。单位的领导对我说武钢待遇不错又要涨工资了,当我办理手续离开武钢时,公司领导也很可惜我这份铁饭碗的工作。我当时想,既然老公来了深圳,妻子应当来深圳帮助丈夫给予支持,解决后顾之忧,再说心里面也想出去闯一闯,见见世面。

  1993年11月中旬,付长云一人踏上来深圳的火车,身上只带着200元钱,我很坚强,不让家里人送,当时心里还是挺脆弱的。付长云来到了深圳,她从深圳火车站坐上204路大巴,沿着深南大道的西边方向去南山,正好赶上深南大道第一天通车,1992年10月份第一次来深圳时还是泥巴路,柏油马路只从火车站通到上海宾馆以东,再往西开,到处尘土飞扬,我不禁掉下了眼泪。1993年11月我第二次来深圳时,柏油马路修好通到南山,也是这天通车了,我感觉很幸运,我想这可能是给我一路顺风的好兆头,但到了丈夫邹海清的住处,不到10平方,放个桌子就挤满了,连凳子都难放下,又使我感到难受了。

   付长云在武钢时,在西德进口的成套设备的液化气站工作,虽然她有当时在深圳很少见的液化石油气危险品操作证,但她调来深圳南山区后,南山区政府的下属企业并没有合适的对口单位来安排工作,因而到处求职。半年后,她才在南油集团工作的朋友的推荐帮助下,调入南油集团下属的南油石化公司上班。公司领导要她担任液化石油气班的班长,要带七八个徒弟,这些小伙子都是新手,得手把手教,因而天天都要到现场去,风吹日晒,不会操作的项目,硬着头皮也要上去学习,以前在武钢舒服的日子没了。

   对此,付长云并不后悔:现在回想起来,我还是挺感谢刚来深圳的苦日子的,让我认识到了打破铁饭碗的重要性,电视剧《命运》里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,让我回想起来深圳工作的日子,心中涌出一股自豪感。我很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深圳。

    家庭小档案

   邹海清:湖北大冶人。1982年毕业于武汉纺织工学院染化专业,曾任武汉市第三印染厂副厂长。1992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,受聘南山区政府筹建高新科技企业。1996年,创办深圳市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,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    家庭话本

   “要实现目标,必须舍得放弃

   记者:对你来说,来深圳要放弃很多东西的。

   邹海清:人一辈子很难鱼和熊掌都兼得,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,必须舍得放弃。对我来说,离开武汉会放弃一些东西。我放弃的是可能的仕途及可见的既得利益,继续留在武汉发展,也许会发展得很好,这也是当时我家人所希望的。但是,这并不是我追求的,我要实现自己的理想,就必须放弃这条路,重新选择另一条路。

   记者:你当时怎么说服你的家人?

   邹海清:我当时对他们说,时代要变了,我们的观念也要变,你们以为手上捧着的是铁饭碗么?我当了几年的企业领导,早就认识到不打破铁饭碗,中国就没有出路,即使像武钢这样的大型国企,迟早都要进行改革的,我们去深圳,只是提前打破了铁饭碗而已。后来,武钢等大型国企大量人员分流下岗,也证明了我的这种推论。

   记者:来深圳后悔过吗?

   邹海清: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因为,深圳给我提供了实现自我的环境。深圳的人文环境特点是包容性很大,它容许各种人在这里发展。来深圳的人,素质高低的都有。刚来深圳时,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内地有些弹棉花被的手艺人,拿着弹棉花弓也在深圳满街转,最后发现几乎没有生意,有的就改做早点卖包子了,也有的是返回去了。在深圳,没有人会嘲笑这些人,容许他们去试。

   记者:如果当时留在武汉,你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么?

   邹海清:依当时武汉的环境,我觉得很难,最大的问题是投资环境和人文观念的问题。我搞的项目难度大,在武汉是难于找到敢冒风险的投资人的,但在深圳,情况就完全不同了,这里汇集了一大批敢冒风险的投资者,政府也通过各种措施对创业者提供支持。这种资金和政策的结合,可以促进我的专利产品快速打开市场,而这些条件,武汉当时不具备。当然,通过30年的改革开放,武汉等内地城市也正迎头赶上,深圳的比较优势正在缩小,深圳要有危机感,不断创新。



10年新闻.jpg



Copyright © 2016 深圳市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18556号-1
Copyright © 2016 深圳市北岳海威化工有限公司
粤ICP备05018556号-1